1198778.jpg

拉大车的小马

GF  2022-04-26 14:11
(热爱学习的母系纯爱法师)

新编成语故事第四篇——十五承欢 [完结][原创/古风]

十五承欢
解释:承欢,迎合他人的意思以博取欢心,此处特指侍奉长辈。
释义:孩子到十五岁就算是成年了,以后应该变得独立自强,承担起侍奉长辈的责任。
出处:《礼记·内则》:“十有三年,学乐,诵诗,舞勺;十五成童,舞象,学射御以承欢。”
原文:
  楚南千余里,有国戴齐,姜齐之后拓所立也。其地酷热多雨,草丰虫盛,更多林虎涧龙,人多早夭。拓慕蓬莱之逍遥,泛舟以求,迷航而至。授民以耕作之法,一载竟得两熟,民乃拥其为王,至今已历十四世矣。
  戴齐之俗多类华夏,其主望心慕旧土,公卿皆衣冠楚楚,谙周礼,通雅言,识音律,非蛮夷之邦也。然时隔百载,地离千里,小处不免有变。
  拓为圣人子弟,行其师有教无类之法,以民间丰足之故,积百年之功,今黎庶女子皆可入学,乡野之人亦通礼仪,行走其间宛若中原。
  其地无冬,终年大热,是以衣尽轻薄短小,股肱多露,女子亦然。初极不适,后见行人皆目不斜视,方知非民无礼,是守礼也。圣人言:“非礼勿视”,即为是也。
  戴齐初立,地不过十里,民不满千人,百姓皆集草为衣,与兽争食。今却据地千里,有民数百万,丰足守礼,何也?盖姜氏教化之功耳。
  幼童七岁皆开蒙,十三尽学乐舞勺,十五成童,舞象习御射,行承欢之礼。民皆知礼,国兴何怪?
  开蒙、学乐、舞勺、舞象皆继之以齐,唯承欢之礼,大异中原。
  桃月既望为承欢日,成童须斋戒三日,焚香沐浴,着彩衣集于孔庙,三拜父母谢养育之恩并奉酒。父母饮后,裸衣提盾持刀而舞,以老卒旁观,择壮硕者报之以备。如有瘦弱不堪或身带伤痕者,官吏当问其故,若有虐待之举,将责父母之过。
  舞罢父还,官长亦退,唯余成童母子入净室,行御射之礼。戴齐多山潮湿,不利兵车弓弩,焉言御射?盖其地林广人稀,姜氏循旧俗,令母授男女之事,为成人之礼,以利人丁繁盛耳。
  静室建于大殿之后,仅容一榻一几,壁上悬春宫,几下置温水布巾,以竹帘蔽之。室之多寡因地而异,少者数十,多者上千,并联如巢。
  入室后,女官逐一核对,散异果精油。母子登榻而坐,同观春宫以待。钟声初起,母嚼异果哺之。此果甘美多汁,更有催情之效。半刻后钟声复起,母揽儿于膝,解衣露乳,取异果榨取之油涂子阳物上。此油气味香浓,不可食,却有避子之功。子则捧乳而吮,拟婴儿之态。
  钟声三起,母跪伏于榻,子启其裳,遍涂精油于臀腿之间,牝户内外。声四起,母引儿入,子高颂《凯风》,一咏三叹,随律进退,是为御也。非御车也,乃御母也。
  书声中女官巡于外,遇贪欢忘形者立斥之,闻无法行事者亦助之。三刻之后,钟鸣而止,子皆注阳精于母腹,是为射也。非射矢也,乃射母也。
  御射后子取温水布巾,拭母臀腿,整衣冠再拜,礼乃成。女官再巡静室,重集众于殿,告之以礼,诫之以律,五申而归。
  戴齐湿热多瘴,更兼劳作战守,男少有享年三旬者。女则不然,多美而寿。因男少女多,妻嫂之事古已有之。拓亦为之苦,遂行承欢之礼。礼成后若父没而母不及四旬,子可继之,生子为弟妹,不违礼也。
  此法初出,有下谏曰:“恐人伦尽丧,民皆为禽兽也!”拓曰:“以律束之,以礼教之,当无碍。”竟如斯言!至孙启,民已过十万,方修其法而继其俗。
  母子相通,似大违人伦,然戴齐行此策而兴,不亦奇乎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《天南奇事》
译文:
  从原来是楚国的地方往南走一千多里,有一个国家叫戴齐,是姜氏齐国的后代姜拓建立的。这里非常热而且雨很多,草木茂盛,各种虫子极多,森林里还有很多老虎,河流中也有很多鳄鱼,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下,生活在这里的人很少有活到自然老死的。姜拓一直很羡慕仙人的逍遥自在,就乘船出海,想去寻找传说中的蓬莱仙山,却迷失了航向,漂流到了这里。他见这里的生产技术很落后,就把齐国先进的耕种方法教给了他们,结果一年的时间,水稻居然成熟了两次,生活得到了极大改善,百姓们非常感激,就拥立他为王,到现在已经是第十四代了。
  戴齐的风俗大半和华夏一样,现在的王姜望非常怀念中原的文化,大臣们的衣着都很整齐漂亮,熟知周礼,会说普通话,了解音乐,并不是什么没开化的野蛮人,而是一个文明国家。不过因为过了上百年了,又远在千里之外,一些小地方还是不一样的。
  姜拓是孔子的学生,在戴齐推行人人都应该受教育的方针,凭借民间富足的优势,花了上百年来搞教育,现在普通百姓和女性都可以读书,就算是乡下偏远地方的百姓,也都通晓礼仪,在戴齐生活就像在中原一样。
  这里没有冬天,一年都很热,所以大家的衣服都是轻薄短小的类型,穿上后胳膊和大腿露出很多,就算是女性的衣服也是一样的风格。开始会感觉很不适应,后来见大家都目不斜视,才知道不是这里的人不文明,相反他们是非常有礼貌的人。圣人说:“不符合礼法的就不要看”,就是他们这样啊!
  戴齐刚建立的时候,土地连十里都没有,人口一千人不到,百姓们把树叶串起来当衣服穿,和野兽战斗争夺口粮,非常落后。但是现在戴齐却是国土上千里,人口几百万,物资丰富,人民素质很高的大国,为什么呢?这都是姜氏一代代教化的功劳呀!
  这里的孩子,七岁就要认字启蒙,十三岁都要学音乐,练舞蹈,十五岁是成年了,要学武艺,练习驾驭战车的方法和射箭,举行侍奉母亲的仪式。百姓都有文化有知识,国家兴旺有什么奇怪的呢?
  启蒙、学音乐、练舞蹈、学武艺都继承了齐国以前的做法,只有侍奉母亲的仪式,和中原截然不同。
  每年的三月十六是举行侍奉母亲仪式的日子,到了这一天,虚岁十五的男孩都要提前斋戒三天,点起檀香祈祷,洗澡换上色彩艳丽的衣服,在当地的孔庙集合,向父母行大礼叩拜三次并敬酒。父母喝了酒以后,男孩们光着上身,拿起盾提起刀操演武艺,让经验丰富的老兵们在旁边审视,挑出其中身材强壮的记录下来,上报兵部为以后征兵做准备。如果发现有人瘦弱得过分或是身上有伤痕,地方官应当询问原因,要是被父母虐待了,就要追究他们的责任。
  操练完后父亲回家,官吏和长者们也都离开,只留下男孩和母亲进入干净的房间中,进行侍奉母亲的仪式。戴齐国内多山,又非常潮湿,根本没办法使用兵车和弓箭,那还谈什么驾驭和射击呢?原来是因为这里树多人少,姜氏为王后按照以前的风俗,让母亲给孩子进行性教育,作为他成年的标志,来帮助国家人口增长。
  举行仪式的房间建在大殿的后面,只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,墙上挂着男女性交的春宫图,桌子下放着用来清洁的温水和毛巾,没有大门,只在门口挂了道竹帘遮挡视线。房间的多少因为地方大小不同,小地方有几十间,大城市有上千间,并排着连成一片,像蜜蜂的巢穴一样。
  母子俩进入房间后,女官会一间间地核对是不是亲生母子,确认无误后发给他们奇特的果子和精油。母子俩坐到床上,一起看春宫图,等待下一步指示。当钟声响起时,妈妈把果子嚼细,嘴对嘴地喂给儿子。这种果子味道很好,汁液很多,还有激发人性欲的作用。15分钟后,钟声再次响起,妈妈把儿子抱到腿上,解开衣服露出双乳,用那种奇特果子榨取出的精油涂抹在他的阴茎和阴囊上。这种油气味很香,但不能吃,不过有避孕的功效。在妈妈涂抹时,儿子就抱着她的乳房吮吸,模拟婴儿吃奶的情景。
  钟声第三次响起时,妈妈趴跪在床上,儿子掀起她的裙子,同样用精油涂抹她的臀部和大腿,阴唇和阴道里也要涂抹上。钟声第四次响起后,妈妈用手握住儿子的阴茎,引导他插入。插入以后,儿子一边大声吟诵诗经中歌颂母亲的《凯风》,一边在妈妈阴道中抽插,跟随着诗歌的节奏,按一咏三叹的规律进退,这就叫作“御”。不是驾驭战车,而是驾驭母亲成熟的肉体。
  在男孩们的读书声中,女官不断在外面巡视,如果发现有人贪图享乐,得意忘形就会马上呵斥他们,如果听到有母子因为各种意外无法性交,也会去帮助。45分钟后,钟声再次响起,听到后所有人都要停止性交,儿子把精液射进妈妈的阴道中,这就叫作“射”。不是射箭,而是在妈妈体内射精。
  完成性交后儿子用温水和毛巾帮妈妈擦拭下身,整理好衣服再次向她跪拜,感谢她奉献身体让自己成为了男人,仪式就算完成了。女官会再次巡视,把大家重新集合到大殿中,告诉他们这次和妈妈性交是举行严肃的仪式,不是什么淫乱的行为,以后仍旧要对妈妈保持尊重,如果强迫妈妈性交,就是违法的行为,会受到严惩,重复好几次后才让他们回家。
  戴齐因为又湿又热,经常产生瘴气,加上要承担繁重的劳动和战斗,男人们很少有活过三十岁的。女的则不同,大多长得很美,而且相对长寿。因为男人少女人多,兄长死后娶嫂子为妻的事情很早就有了。姜拓当了王后同样为这个问题烦恼,才推行了这种独特的侍奉母亲的仪式。仪式结束后,如果父亲死了,而母亲又不满四十岁的话,儿子可以继承,和妈妈性交生下孩子,算是他的弟弟妹妹,不算违背道德法律。
  刚开始推行这个政策的时候,有大臣劝阻说:“让儿子和母亲性交生育,恐怕会把伦理道德全丢光,以后人民都变成不知廉耻的禽兽了!”姜拓说:“用法律来束缚他们,用礼法来教育他们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”居然真的像他说的一样!到他的孙子姜启继位为王的时候,人口已经超过十万,再也不必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来增加生育率了,所以他就修改了这项政策,只保留了母子性交为儿子行成人礼的风俗。
  妈妈和儿子通奸,表面看是严重地违背了道德伦理,但戴齐却因为推行这项政策兴盛起来,这难道不是一件让人惊奇的事么!

none.gif

728f44c4

B1F  2022-04-26 16:03
(走过路过)
这样啊,学习了

906581.jpg

稻荷

B2F  2022-04-26 17:54
(啊这)
不愧是母+母系领军人物,太顶了

1400251.jpg

ring

B3F  2022-04-29 08:53
(o_O?)
受教受教